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时尚

六和寺一江山文学网

时间:2019-07-13 22:18:09 来源:互联网 阅读:0次

圆月  杭州城外,夜风伴随着古刹的晚钟悠扬传来。六和寺的檐角上斜挑着一轮圆月,院内石径两旁树影婆娑,显得越发幽静。  宋江率大军奉旨挥师江南征讨方腊,得胜,正打算班师回京。忽闻鲁达病重,无法随军前行。宋头领不得不下令,即将启程的兵马只能暂时驻扎杭州,待智深病愈,再一道返京。可朝廷已几次下诏,令宋江率本部兵马速归。尽管连日来,安道全精心为智深把脉调理,可病情一直不见好转。宋江欲归不能,心急如焚,率人前往探视。  智深盘腿坐于榻上。宋头领哪里能够知道,智深并非身体有病,主要是疾在心里。他一生为人心肠古道,看重兄弟情意,淡泊名利。而这次征讨方腊,眼看身边的众兄弟一个个血染沙场,马革裹尸,尤其是史进死于乱箭之下,更使其伤心不已,气红眼睛,挥舞禅杖,奋勇杀敌,如入无人之地。战后,一想到史进兄弟,则暗暗自责,抑郁不已,集结于心,终使其病卧在床。  史进是鲁达的兄弟。尽管梁山好汉都是兄弟,可也有远近亲疏,私下也有朋党。想不到,恰是要好,才害了史大郎。当初不是自己将史进招进水泊梁山,至今他可能仍称雄于少华山,继续在那里当山大王,哪会死于乱箭之下,不得善终呢?而且,他们这次打仗还不是为了自家弟兄,而是为了狗屁朝廷看家护院,攻打反贼方腊。而他们当初何不是“反贼”?一旦被招安,则忘了自己的出身,替主子当起了鹰犬,实在使人心有不甘!  遥想当年,自己拳打镇关西,大闹五台山,火烧瓦官寺,倒拔垂杨柳,大闹野猪林,是何等地快活潇洒。加入梁山后,为自家兄弟南征北战,痛杀官军,回来后论功行赏,大碗喝酒,大块吃肉,大秤分银,小秤分金,何等快活,哪受得了而今这般腌臜气?  自宋头领带领他们被朝廷招安后,水泊梁山则一天不如一天,众多兄弟更是死的死,伤的伤,如何能让人快活起来?  是夜,月白风清,水天一碧.忽间寺外潮声大作,如战鼓轰鸣,铁马金戈般铺天盖地而来。闻其声,盘坐的鲁达神情顿时大变,跳将地上,拿起禅杖,准备冲出寺院,与其厮杀,却被陪伴在身边的小沙弥一把拦住:“师傅何往?”  智深问:“外面是何声响?”  小沙弥告智深曰:“那是潮信。”  智深不明就里,继续问道:“何为潮信?”  小沙弥道:“寺外的这条江,唤作钱塘江。每年八月十五月圆之时,钱塘大潮都会准时到达。因其准时到达,故曰潮信。”  智深说:“可带我前往观往否?”  小沙弥带智深来到钱塘江边。望着滚滚而来的江上潮信,一排排波涛带着轰鸣,扑向岸边,就像人生的奔流,也似战场厮杀。鲁达面对那汹涌澎湃的潮水,不由得回想起自己的一生。  大闹五台山后,智真长老曾曰:“智深,此间决不可住了。我有一个师弟,现在东京大相国寺作住持,唤做智清禅师。我与你修封书信,可投奔他那里,讨个职事做。临别之前,赠汝五句偈子,你可终身受用,切切记取今日之言。”  智深跪下道:“洒家愿听偈子。”  长老道:“遇林而起,遇山而富,遇州而迁,遇江而止,闻信圆寂。”  想到此,智深问身边的小沙弥道:“小和尚,洒家问你,何为圆寂?”  那个小沙弥笑而答曰:“你是出家人,难道还不晓得佛门中的圆寂便是死?”  鲁智深道:“既然死乃唤做圆寂,洒家今夜必当圆寂了。”  说罢,他和小沙弥回到寺中,在法堂上捉把禅椅,当中坐了,寂然无声。等宋江一干人马匆匆赶到六和寺,智深已经圆寂,去了天国。  桃花劫  六和寺的桃花开了。这年的桃花开得格外灿烂,李樱点缀,群蜂飞舞,花香醉人——他这一生注定和桃花有着不解之缘——难劫桃花。  他的八字中有桃花星,命带桃花,使他遇到贤惠而俊美的妻子。可他又命犯桃花,妻子被童贯的义子高衙内看中,百般调戏。而他这个八十万禁军教头,空有一身功夫,却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,使之含恨上吊自尽,而他被人陷害,发配沧州去看草料场。  这段时间,是林冲人生的低谷。即使这样,可那些人仍不肯放过他,想在野猪林里结果了他的性命。幸亏智深一路陪护,终于平安抵达沧州。可那些人仍不肯放过他,在草料场放了一把大火,企图烧死在里面。是夜的一场大雪却救了他的性命。  那天夜里,天气格外寒冷,他出门沽酒返回草料场时,发现住的屋子被大雪压塌一角,想起离草料场不远有座山神庙可暂时栖身,投向那里过夜。忽听到外面有爆响之声,出门一看,草料场起火,刚要去救。还未等出门,刚放完火过来的陆虞候等人已经到山神庙门外,只听见他们几个在那里议论烧死林冲如何如何。闻此言,林冲顿时大怒而出,冲出门外,将陆虞候一干人杀死。  身遭陷害,如今又将陆虞侯杀死,一时有家难归,有国难投,在小旋风柴进的引荐下,只能投奔水泊梁山。  上梁山后,他空有一身本事,满怀壮志,却受尽了王伦那厮一肚子的鸟气,屈居第四把交椅。心里对王伦那厮早已心怀不满,只待时机出这口窝囊气。这个机会终于被他等来了,晁盖一行七人截取生辰纲,大败官军,一时走投无路,只能投靠梁山。  王伦在小旋风柴进的资助下,成为梁山的首任寨主,人称“白衣秀士”,麾下有杜迁、宋万,朱贵等头领。但其为人心胸狭窄,难以容忍能力比他强之人。对武艺高强的林冲,他已有提防之心,恐自己的交椅坐不稳当,才故意难为他,让他坐了第四把交椅。如今,又来了这样一群强干之人,怎能容得下他们,坚决不肯收留。在为晁盖等人举办的送行宴上,只见林冲一脚把桌子踢翻,抢起身来,衣襟底下掣出一把明晃晃的刀来。见此状,晁盖等几个人口里大叫:“不要火拼,为我等而坏了你们兄弟的情义!”  那些人只是大叫,并不去阻拦林冲。只见林冲上前,一把拿了王伦,骂了一顿,照他心窝只是一刀,结果那厮的性命。  火拼王伦以后,吴用从血泊里拽过一把交椅,将林冲摁坐在上面,成了水泊梁山的四号人物。林冲深感晁天王知遇之恩,愿为晁头领效力,供其驱使。  三打祝家庄时,梁山好汉遭遇一丈青扈三娘。这个扈三娘色艺双绝,轻易就将色狼王矮虎提脱雕鞍,随后追赶宋头领,正待下手,却被林冲中途截住。两个人斗了不到十个回合,林冲卖个破绽,放一丈青两口刀砍入来。林冲那蛇矛将两口刀逼斜,轻舒猿臂,款扭狼腰,把一丈青只一拽,活挟过马来,让人绑了。如果当时不是林冲舍身相救,宋江肯定成了扈三娘的刀下之鬼了。  晁盖为刘唐报仇,带兵攻打曾头市,中了埋伏,被曾头市团练教师史文恭用箭射中了左眼。而那箭簇上有毒,医治无效,惨死帐中,宋江暂时接管了寨主的位置。  小官吏出身的宋江,当上了代理寨主后,再加上一些投降军官的怂恿,一心想着招安,以封妻萌子。而林冲却坚决反对招安。  他曾在京都担任过八十万禁军教头,深知官场里的水不仅深,而且浑浊不堪,尔虞我诈,贪腐成风,连宋朝皇帝都去逛妓院,里面还能有几个好人?一旦梁山好汉被这帮人招安,其结果自然可想而知。而这样的担心和忧虑,又无处倾诉,甚至和智深等人都不敢说。  果然如他所料,梁山好汉被朝廷招安后,立刻派往江南去征讨方腊。结果江南一战,当年一起出生入死的水泊梁山弟兄死的死,亡的亡,所剩无几。如今,智深兄弟已死,使他更是心情抑郁。而安道全对林冲的病也无从下手医治,只能望其兴叹,林冲终抑郁而亡。  “不甘,不甘!”临死之前,他悲愤不已,大叫一声,随后连吐三口鲜血,无力倒下。待武松闻讯赶到,林冲已气绝身亡。林冲死的那天,大雨滂沱,满树桃花纷纷落下……  听潮  他拄着拐杖,步履蹒跚来到钱塘江畔,凝神倾听钱塘江大潮的涛声。  每年的八月十五,只捱那轮满月升起来,钱塘大潮便会如约而至,排排涌来,拍打江岸,隆隆做声,犹如千军万马齐声呐喊,挥舞刀戈掩杀过来。难怪当年鲁智深在寺里养病时,听到这如鼓的潮声,赶紧提起禅杖准备冲杀出去。  咳,想不到那花和尚次听到这潮声,也是他一次听到这汹涌澎拜的涛声。等到宋头领带着几位弟兄们赶来,那位戎马一生,杀人无数的英雄,已经在寺中圆寂了。  鲁智深死后半年,林冲也病故于寺里,如今只剩下他与朝钟暮鼓一起陪伴着两位兄长,等候每年一次,应时而至的潮信。  如今,他武松在寺中空度四十余载,也习惯了那气势恢宏的拍浪声。可每逢八月十五,他都会准时守候在钱塘江畔,等待那如约而至的钱塘大潮。  日子,如同这古刹的钟声,单调而有规律,到时自然会有人把它撞响。那悠然的钟声,把这个当年景阳冈上的打虎英雄也敲老了。  老态龙钟的武松,拄着拐杖伫立在六合寺旁的野径上,静静倾听那拍打堤岸的涛声……  武松自小习武,武艺高强,性格急侠好义,因先前在家乡打死一个恶霸,怕吃官司,远离家乡,投奔河北沧州,躲在小梁王柴进府中避祸,一住二载。其兄武大郎,在家靠卖炊饼为生。武松离家已经两年,时刻挂念兄长,告别柴进,寻找兄长。途中,路过一家酒肆,连喝十八碗,酩酊大醉,一路撞上景阳冈,三拳打死一只吊睛白额大虫,因此被阳谷县令任命为都头。  其兄武大郎是个侏儒,为人懦弱老实。他那美貌妻子潘金莲被当地富户西门庆勾引,奸情败露后,两人毒死了武大郎。为兄报仇,武松杀死了奸夫淫妇西门庆和潘金莲,获罪流放孟州。在孟州,武松受到施恩的照顾,为报恩,武松醉打蒋门神,帮助施恩夺回“快活林”酒店。因此遭到蒋门神勾结官府以及张团练的暗算,被迫大开杀戒,血溅鸳鸯楼。在逃亡过程中,得张青、孙二娘夫妇帮助,假扮成带发修行的“行者”,夜走蜈蚣岭,杀死恶道飞天蜈蚣王道人,投奔二龙山后成为该支“义军”的三位主要头领之一,后三山打青州时归依了梁山。在征讨方腊战斗中,武松被包道乙暗算失去左臂。班师时,他拒绝回汴京,带发在六和寺出家。  六和寺杏花开得特别艳,红得似血。那时,林冲还活着,他们兄弟在桃树下喝酒。喝到兴起,他高声骂道:“奸贼!要不是谎称大哥病故,那厮定会寻到六和寺来。”  林冲当时笑道:“要是他来这里就好了,六和寺的桃花将会盛开得比血还红!”  武松大发感慨:“真想再回梁山,死也不受那赵家老儿的招安!”  林冲不想多说:“过去的,就让它过去吧!咱俩喝酒——”  武松把他举起来的酒碗按下道:“你的病,不能多喝……”  林冲笑了笑道:“除了喝酒,咱们还能做什么呢?”  听林冲这么说,武松才松了手。  事到如今,他还是想不明白,为什么当初宋、卢两位头领非要招安,给赵家皇帝当看家狗呢?王侯将相宁有种乎?谁该天生就是皇帝,谁该天生就是草寇?赵家的大宋江山不也是从别人手里夺来的吗?别管强人也好,草寇也罢,只要夺得天下,自然就是皇帝!假如他们众多梁山好汉不被招安,宋大哥带领着他们一百单八将打将起来,夺下大宋的江山,宋江哥哥岂不是也可以坐在龙庭上,当皇帝吗?  可悲啊,可叹!可叹啊,可悲!——招安,招安,招个鸟安!  自古以来,投靠冤家对头的人,有几个会落得好下场?明眼人都知道!果不其然,有人从京城带来消息——卢员外死了,接着宋大哥也死了,吴军师死了!花荣死了!李逵也死了!可高俅那厮却还活着,而且活得很好。  鲁智深不愿招安,林冲哥哥也不愿招安。他们都曾在朝廷当过官,早已看透了朝廷里的尔虞我诈,指鹿为马的卑鄙伎俩,只有那些没当过官的人,才一心想着要被招安,成为朝廷的命官。可朝廷那些人,岂能容得了他们这些草寇?从内心里就瞧不起他们,如今不仅是他们瞧不起他们,连武松都瞧不起他们了。见那些人被招安纳降后,个个欢天喜地,领封受赏,他更觉得心灰意冷,决然放下镔铁双刀,出家到六和寺带发修行。  第二天清晨,当几个小沙弥起来洒水打扫庭院厅时,发现武松已经死了:他那瘦小的身躯静静卧在寺外的栏杆下,也是水泊梁山三十六个天罡星中活得年龄的,享年八十岁。 共 451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

哈尔滨男科的医院
云南癫痫好的研究院
宝宝癫痫病的症状盘点 5大症状危害小儿健康

相关文章

一周热门

热点排行

热门精选

友情链接:
媒体合作:

Copyright (c)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:京ICP0000001号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