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金融

军警杯小说孙二爷复活江山文学网

时间:2019-07-14 02:33:56 来源:互联网 阅读:0次

上世纪七十年代,东北大地刚刚迎来一个秋收的季节。远远望去,田野里一片金黄。由于柳树湾子屯依山傍水,因此一直都是旱涝保收,可谓田肥水美。这里虽然地处松花江岸边,大集体仍以种地为主业。只是农闲时才有个别人喜欢去江边打渔摸虾,自己家吃一顿,再给邻居尝尝鲜,剩下的也卖不上几个小钱儿,更算不上私自搞副业。  地里的谷子用大车拉到场院里,需要码成一个个圆圆的大谷垛,待入冬干透之后才能打场脱粒。码谷垛是个技术活儿,如果码不好,雨水容易呛进去,谷子就会烂掉。再就是谷垛又高又大,一旦码歪了,就容易码翻。因此年轻人轻易不敢尝试做这个活儿,只有上岁数的老庄稼把式才干得来。  这一天,孙二爷在码谷垛,铁汉站在拉回谷梱子的大车上,用垛叉一梱一梱往上传。谷垛大,他得尽可能传到孙二爷身边,一般情况下孙二爷都是直接接住。孙二爷问铁汉:“咱爷俩码几车了?”铁汉说:“十二车了。”孙二爷说:“嗯,差不多该封顶了。”  这时,一阵风吹来,有什么东西迷进孙二爷的眼睛,他不得不停下来,下意识地去揉揉眼睛。在下边不知情的铁汉又一梱谷子飞过来,撞得站在谷垛边的孙二爷一个趔趄,瞬间从五六米高的谷垛上摔了下去。  谷垛离场院墙差不多有三四步远,尽管有一层陈年腐烂的草沫子,但还是把孙二爷摔得不省人事了。当时还没到打场的时候,场院里人不多。他们发现孙二爷已经没气儿了,就赶紧去叫队长和孙二爷的家人。  孙家是屯子里的大族户人家,孙二爷这一年六十四岁,子孙满堂。孙二奶悲痛欲绝,哭抽了两次。队长对孙家人说:“二爷死在场院里,按官话叫工伤,这棺材板和丧葬费由生产队负责。孙二爷的几个儿子核计打算发丧三天,雇来了吹手,扎了纸马……  孙二爷这辈子人缘极好,全屯子都过来吊孝,就连外屯子也有人过来,送一卷烧纸或留下买纸的钱。  三天后要出殡了,一大家子人哭的是鼻涕一把泪一把,木匠正在准备钉棺材盖,却隐约地听到棺材里好像有动静。木匠连忙让吹手们停下来,大家竖起耳朵细听,果然里边有“咔、咔、咔”敲着棺材声音。这时,哭的也不哭,正在说话的也闭嘴了,院子里越肃静那敲打声就越清晰。人们非常惊讶,那些胆小的、妇女孩子已经开始溜边。有几个胆子大的反倒往前凑了凑细听,确实里边有动静,有人断定是二爷用烟袋锅嗑棺材。  敲击声令人心悸,大家站在院子里面面相觑。  主事的阴阳先生望着大家喊着:“别怕!大家别怕!!”他又冲着木匠喊:“二楞子,你过来,三小子你也来搭把手,”然后对孙二爷的几个儿子说:“打开看看吧,看是咋回事。”  孙二爷的几个儿子说:“对,对,看看咋回事。”  几个有力气的青壮年战战兢兢地靠了过来,大家一起用力,抬起了棺材盖子,发现孙二爷早已经坐了起来。  阴阳先生问孙二爷:“你老是活了还是诈尸呀?你可别吓得孙男嫡女。”  “快给我整碗水,渴死了。”二爷不耐烦地说。  喝完水,他拿过棺材里放的烟,自己装上一袋。阴阳先生赶紧给他点上。  孙二爷说:“我得先整一口儿,精神精神。”  阴阳先生说:“二爷你这是……”  孙二爷抽了几口烟,然后说:“奶奶的。我到了阎罗殿,阎王爷硬是不收我,说我还有十八年的阳寿,一脚就把我踹回来了。”  孙二爷冲着阴阳先生喊:“你们倒是把我抬出来呀!”  孙二爷站在院子里,环视了一圈后,说:“把那些没用的都给我撤了。酒席该放还放,就算给我过生日了。”  丧事眨眼间就变成了喜事。  举杯换盏间有人问:“二爷,那阎王爷说没说为啥给你十八年阳寿啊?”  孙二爷说:“是啊,我能不问吗?人家一笑,只说了一句话,天机不可泄露!”  “那你是不是做过什么事,或是救过什么人的命,感动了阎王爷呢。”有人帮他猜测。  孙二爷眯起眼睛想了想,一拍大腿:“是有件事!我这一辈子都没有跟人提过,过去好几十年了,阎王爷还替我记着呢?”  大家让孙二爷说说,咋回事。  孙二爷喝了口酒,开始回忆当年那惊心动魄的经历——  在我二十六七岁的时候,正赶上小日本侵略咱们中国。那年秋季里我的脚崴了,东家就安排我到江边放牛。一天下午,突然有一帮大兵向江边跑来,我吓得想躲进草棵子里,但已经来不及了。有个像是当头儿的人,气喘吁吁地对我说:“你别害怕,我们是八路军。刚才遇到小鬼子,把子弹打光了。小鬼子的大队人马一会儿就要追过来了,你能不能赶紧叫人用船把我们送过江。”  时间不等人,我扯脖子喊来在不远割地的张二,用他的镰刀,砍断了东家停靠在江岸的两条鱼船的缆绳。我们俩一人摇一条船,顺风划向对岸。等我们到对岸下船时,这边的小鬼子就到了,他们叽里呱啦地乱叫,往对岸胡乱地打枪,但我们的八路军转眼就进山了。  我和张二就藏在对岸的山坡上,一直等到傍晚,听江这边没有什么动静,看到家家做饭的炊烟,知道小鬼子走了。我们在天黑后,趁着月光才摇着两条船回来。  孙二爷讲完后,长出了一口气。他笑着说:“怕东家埋怨我们不好好放牛,又砍断了船的缆绳,我就撒谎说,让张大跟我一起找放丢的牛去了,没想到牛自己先回家了。”  这时有人问:“那八路军有多少人?”  孙二爷说:“十七八个人吧,那时候啥也不顾了,一门心思想的是快划到对岸。”  有人说:“嗯,一定是十八个人,为你挣下了十八年阳寿呢!”  后来听说,孙二爷死于1994年秋,是夜里一觉睡过去的,享年82岁。细心人还记得,孙二爷从谷垛上摔下来那一年是1976年,他果然又活了十八年。   共 211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

睾丸扭转怎么办
昆明治癫痫病研究院
常见的癫痫病的病因有哪些?

相关文章

一周热门

热点排行

热门精选

友情链接:
媒体合作:

Copyright (c)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:京ICP0000001号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