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法律

江南爷爷的奇幻旅程小说江山文学网

时间:2019-07-13 12:47:08 来源:互联网 阅读:0次

列车呼啸地驶进了隧道,黑暗瞬间将车厢吞没,隧道两侧的橘黄色灯光并没有起多大作用,大部分灯因年久失修已经灭了,仅剩的几盏如萤火虫般不时飘过。铁轨接口处与车轮碰撞发出如冰的声音,猛烈地冲击着狭小的空间。风合上手中的日记,闭上了眼睛,周围突然变得明亮起来,接着,一片湖出现了,被层层树木围在中间,无数的小精灵在湖边窃窃私语,长着猴身鹿面的动物从一棵树跳到另一棵树,还有几只长着獠牙的银色野猪,慢吞吞地从森林里走出,在湖边躺下,惬意地享受着上面那纯粹的阳光……突然湖面出现了一丝波动,所有大自然的孩子都停了下来,充满敬畏地盯着湖水……  一阵强烈地光驱散了这些演绎在风脑海里的幻境,张着黑幽幽大口的隧道已被甩在了后面。风呆呆望着车窗外飘过的田野,房屋,还有如蚂蚁般在田间忙碌的人,其实脑海里什么也没有想,只是这种方式似乎能让自己放松许多。新的视野与旧的视野飞快地交替,甚至找不到一处破绽,完美到令人在这漂泊的风景中越陷越深,虽然那些景色从未有过什么变化。  风手中拿着的日记,是爷爷留下来的,一个月前,爷爷与这个世界地告别了,风也失去了的亲人。爷爷临终前,让风从小屋的某个角落搬出了一个锈迹斑斑的铁箱子,风似乎从未注意到它的存在。爷爷的眼神仿佛看穿了一切,对风说:“把箱子打开,去寻找它,我此生的遗憾就在这里面了。”说完,爷爷就安详地闭上了眼睛,脸上并没有一丝遗憾的神情。  内心的悲痛将一切都掩盖了,风感觉自己成为了风中的一棵蒲公英,再没有了依靠,今后只能任意漂泊,即使有一天落在地上,也早已粉身碎骨,只剩下半截枯梗。  悲伤过后,带着敬畏的心情,风打开了这个仿佛已沉寂了一个世纪的黑红色铁箱,犹如爷爷正躺在里面。箱子里的东西终于暴露在阳光下,同时也失去了那份厚重与神秘,一本厚厚的日记平静地躺在箱底,旁边是一个有着奇怪纹理的银色半透明薄片,就像故事里的龙鳞。这些故事来自于爷爷的口中,小时候,风喜欢靠在爷爷的怀里,爷爷喜欢靠在门前的梧桐树下,梧桐树则静静地靠在月光里,爷爷的脑子里仿佛有说不完地故事,每一次都将风带到一个奇幻的世界里,让风相信爷爷脑海里的世界伸手可触。  此再也没回来,也有回来的,但全都无功而返。于是,大家相信,梦之湖只是一个美丽的传说,就让它活在梦里吧。我无数个夜晚在床上翻来覆去,仿佛看见了龙在盛满星辰的湖里游泳,无数大自然的精灵在森林里跳跃……终我决定,瞒着父母,去寻找那个活在人们梦里的地方,在一个很大的背包里,我放了很多干红薯片,还有几瓶水……我在一个充满月光的晚上背着包偷偷跑出了家,在桌子上留了一封信,我的心中充满了兴奋与忐忑,感觉前面不远处就是梦之湖。对于我们这些在山和森林里长大的孩子,夜晚是我们的玩伴,我们从不会为黑夜感到害怕。但黑色的森林终还是蒙住了我的双眼,我迷失了方向,看看回路,零星的灯光早已无影无踪,森林已经将我的退路掩盖了,我开始后悔,但只得向前……”  读着日记,风仿佛回到了那个属于爷爷夜晚,周围是黑色的森林,黑暗中无数双躲闪的眼在窥探着自己,内心深处的惊恐……风继续看着爷爷的日记。  在这一页,爷爷写道:“别人都以为色彩斑斓的除了彩虹,就是森林,可是,身在其中,才会明白它的巨大的单调与孤独。还有人心中生存的欲望与无际而又紧密的绝望地交织。少年的梦,终究只是一个荒唐的梦,没有坚实的土地来孕育,终只能成为一个天马行空的想象,那是游荡天际的落魄的魂。我开始想念我的父母,我希望回到我的小屋,我的父母此刻应该还在悲伤中吧,多么可笑。我不知道未来会怎样,也许会变成这森林里的一份养料,也许会发生奇迹。就像我的村子,从不知道外面还有个更大的世界,而外界也不知道它的存在,千百年后,它也许会默默消亡,但也可能一直繁衍生息。”  “已经数不清进入梦幻森林多少天了,我肩上的负担越来越轻,但心却一天比一天沉重。背包里的水早没了,不过幸运的是森林里从不缺乏水源。干红薯片只剩下了四分之一,平时是舍不得多吃的,那些树上的从未见过的干涩的野果支撑着我走过了大部分的路程。实在饥饿时,干红薯片便成了难得的美味。我要感谢这些年并不富足的生活,让我学会了忍耐与坚强,让我在这些天生存下来。也许活不了多少天了,但或许这是一种解脱,这些日子是人们无法想象的。开始时,我至少还憧憬着前方有鸟语花香为伴,随着我往前走,我惊讶地发现森林里静得怕人,偶尔传来一声鸟叫,虽是哀鸣,却显得弥足珍贵,仿佛我误走到了地狱。周围只有黑色与绿色,还有树干的枯朽与惨淡,我深深地咒骂起村子里古老的传说,可我的父母在干些什么呢?他们应该还活着吧。我被自己突然冒出的念头吓了一跳,举起双手,却只看到了黑夜。我向往村子里的太阳,在这里,阳光只能像珍珠一般卑贱,渺小地撒在地上……”  火车发出一声长鸣,在一站慢慢停靠下来。车窗外正下着雨,风又想到了爷爷,上天代替风流下了眼泪。风对爷爷的日记深信不疑,现在,他将去追寻爷爷的影子,去了却爷爷的遗憾,虽然风并不知道爷爷的遗憾是什么,风更多的是想回到自己梦里的地方。人们撑着伞在雨里行色匆匆,瓢泼的雨却打不落翻腾在空中的浓烟,这是人类的世界。  又是一声长鸣,火车缓缓开动。渐渐地,火车开出了雨里。厚厚的日记只剩下单薄的两页,可以看出,日记是爷爷之后写的,风仿佛看到了爷爷伏在那张旧书桌上的场景,而爷爷的回忆,此刻已变成了风记忆里的一部分。  日记两页写着,“我即将死去,却并没有任何痛苦,或许,死亡本就是一个美妙的过程,不过相比之下,人们选择活着的原因,大概就是因为活着更能享受阳光与苦难。我终究还是闭上了双眼,但从未比此时看得更加清楚,猴身鹿面的动物在空中飞速跳跃着,银色的猪在阳光下打盹,在一个如装满水银的湖边,围着无数的白色小精灵……突然,水面出现了一丝波动,大自然的一切都停止了动作,充满敬畏地望着湖心。然后,一条白色的龙从镜子般的湖面慢慢伸出头,在空中停了下来。一切好像在很久以前都发生过,然而已经与我没有关系了,我看见白龙将我的身体围了起来,然后,整个世界开始模糊……醒来后,我躺在一片开阔的地方,我找了好久,没有森林,也没有我的村子,没想到,我的后半生将会在此度过。在这个不知是天堂还是地狱的地方,我有了家庭,有了工作,并从未感到如此幸福,虽然心底常常会有一丝遗憾……”  日记的一页写了几行字,应该是爷爷不久前才写的,“我的时间不多了,希望我的后代能替我找到这片鳞片的主人,这是梦之湖留给我的东西。”风看着手中的银色薄片,喃喃自语道:“这就是龙鳞吗?”  爷爷去世后,风按着记忆里的路线踏上了旅途,多年来,始终有一个梦陪伴着风,这个梦里总是有一条模模糊糊的路线,虽常常说给爷爷听,但爷爷总是回答,“过去的已经与我无关了,我不想再回去了。”  又不知过了多久,风下了火车,站在高处,侵入眼中的首先是一望无际的绿海。一股兴奋从心中窜起,风如找到了故乡般向森林跑去,但越往森林深处,风悲伤的发现许多树木被砍倒了,绝望地躺在地上,望着天空。继续往前,风发现了一片湖,但与爷爷描述的有着巨大差异,湖水很浑浊,湖边围满了白色的垃圾。风想:“这些应该就是爷爷的白色小精灵吧。”继续往前走,森林里完全是满目疮痍,风也没有了力气,倒在了地上,与那些树木一样。  风慢慢地睁开双眼,是一间简单而干净的木屋,风跑了出去,看见许多小孩子在草地上玩耍,村民们在场地上忙着堆起谷物,天灰蒙蒙的,就要下雨了吧。一个女人走了过来,对风说:“村民们在森林里釆菇时,发现了你,于是就把你背了回来,对了,你的背包在墙上挂着。”风突然跑进了屋子,打开背包,里面只有一本日记。  下起了雨,风飞快地跑进了森林,雨中的森林更加生机盎然,每一棵树都傲然挺立,贪婪地吸收着上天的甘霖。风向身后的村庄望去,村民们正叫嚷着收拾谷物,这场突然的大雨,让他们措手不及。 共 316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

感染前列腺结石会引发那些生理病症
黑龙江治男科专科研究院哪家好
云南专治癫痫病的研究院

相关文章

一周热门

热点排行

热门精选

友情链接:
媒体合作:

Copyright (c)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:京ICP0000001号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