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旅游

煤电一体化中电投演示成功样本

2018-11-05 09:30:31

煤电一体化:中电投演示成功样本

“市场煤”与“计划电”的矛盾,已经成为中国能源价格体制中的困局之一。

近期,就在电力价格调整、天然气供应紧张的问题引发市场高度关注之时,煤炭价格却静悄悄地完成了大幅上涨,并且很有可能继续向更高价位攀登。有数据显示,目前秦皇岛港发热量5500大卡的山西优混煤炭交易价格已涨到660元/吨,比10月1日价格高出50元之多。受大范围降雪影响,我国部分省市电厂煤炭库存量急剧下降,电煤告急现象也再次发生。

目前电煤现货价格已经比2009年长协价格高出60元以上,如果按照这样速度发展下去,那么明年电煤标杆价很可能突破700元/吨,届时电力成本将再上一层,那么今年电价上涨带来的微薄利润将再次化于无形。

朱国芳/CFP 探索新的盈利模式,避免在火电这一棵树上“吊死”

从亏损60余亿元到盈利12亿元,将近一年的时间,五大电力集团之一的中国电力投资集团,一直致力于盈利模式的重造。近日在中电投采访时了解到,在全国火电全行业不景气的情势下,今年1~10月,中电投水电板块盈利16亿元、核电板块盈利5.5亿元、煤炭板块盈利9亿元、金融板块盈利8亿元,虽然火电板块到10月份累计亏损额依然高达18亿元,但中电投党组书记、总经理陆启洲近日接受采访时告诉,中电投已经比预期提前4个月实现了整体扭亏。而这种整体扭亏的背后,反映出的则是电力企业探索新的盈利模式的一种有益尝试。

2008年电力行业探底,受煤价上涨和电价未能理顺影响陷入政策性巨亏。5大电力共亏损约325亿元,而如果扣除水电等其他产业盈利,5大电力火电亏损超过400亿元。其中中电投亏损67亿元,旗下6家上市公司除露天煤业外,也全线亏损。“若今年再亏,发电集团将可能丧失扩大再生产的能力,而上市公司将会因连亏而被ST,失去融资功能。”陆启洲深知继续亏损的严重后果。于是,扭亏增盈成了各发电集团今年主要的任务。

在火电累积仍然亏损的同时,水电、核电、煤炭、金融等板块已成为中电投主要盈利支柱,前三季度盈利总计32.92亿元。据陆启洲介绍,前三季度,中电投水电板块盈利14.44亿元,同比增加利润6.44亿元;核电板块盈利5.02亿元,同比增加利润0.91亿元;煤炭板块盈利7.37亿元,同比增加利润1.36亿元;金融板块盈利6.09亿元,同比增加利润4.07亿元;电站服务等盈利4.99亿元,同比增利3.87亿元。

陆启洲说:“这得益于中电投在电源结构中,清洁能源比重较高,达到28.31%,排在5大电力集团之首,而且这个比重还会逐步提高,且越到后面比例增长越快。”他告诉,中电投正在逐步降低火电的投资比例,已由此前的70%~80%下降到今年的44%,而与此相反的是,核电、水电、风电等清洁低碳能源的投资比例则大幅上升至56%。他还告诉,中电投火电投资比例还会继续下降,上马火电项目必须是效率高的大机组,且必须有资源作保障。“没有煤炭资源作保障的火电厂,我们基本上不会上。”

这实际上已经改变了发电集团传统的“做大做强”的路径,如果从追求快速做大来看,显然火电建设周期短,水电和核电的投资周期较长。一般情况下,火电建设周期为3年,而水电和核电一般在7年以上。

中电投还向下游方向投资了铝业、铁路、港口等相关产业。对此,陆启洲强调,中电投始终坚持“电为核心,煤为基础,产业一体化协同发展”的发展思路拓展业务。例如,中电投在蒙东发展煤电铝联营,该地区主产褐煤,低热值煤,向外运输不经济,所以用这部分煤坑口发电,可降低发电成本;同时用于生产电解铝,不仅能提高发电机组的利用小时数,也能降低电解铝的生产成本,提高整个产业链各个环节的整体竞争力。

而在黄河上游中电投采用的是水电铝联营模式。中电投在黄河上游占有大量水电资源,但当地水电上电价低,与其低价外送不如自己用,这样既能提高水电竞争力,同样能降低电解铝的生产成本。目前,中电投已成为中铝之后,国内第二大电解铝生产企业。

寻找火电外的支撑,成了中电投扭亏路上的新尝试。不仅是发电业务,非电业务如煤炭开采、金融业等已经成为中电投的主要利润支撑之一。事实上,5大电力集团也都在致力于多元化盈利模式的挖掘,单纯发电的旧有模式正在逐渐被改变。

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林伯强对此的看法是,电力集团改变原有盈利模式是基于以下三个因素:,目前电力相对过剩,大规模上马火电已无太大意义;第二,火电上电价固定,而煤价继续上涨已成定局,火电到了“不赚钱”时代;第三,也是迎合了国家大力发展新能源的需要。

淮沪模式成就煤电一体化

2009年2月3日,在次能源工作会议上,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、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在提出大力推进大型煤电基地建设的同时,对“煤电一体化”模式给予充分肯定。张国宝明确表示,国家扶持大集团发展,鼓励跨行业、跨区域、跨所有制合作,鼓励煤、电、路、港、化工相关产业联营或一体化发展,发挥国有大型煤炭企业在保障国家煤炭供应中的骨干作用。

被业界视为“煤电一体化”发端之作的“淮沪模式”,就是由中电投上海电力公司和淮南矿业集团联手“打造”出来的。2005年1月,合作双方按照各自50%的股权出资成立了淮沪煤电有限公司,公司下辖田集电厂和丁集煤矿。后来,在煤炭价格不断大幅上涨,煤电之争日益激化的情况下,田集煤电联营项目却“风景这边独好”。

“作为一家发电集团,按现代社会化分工的原则来讲,我们本应该专注于发电行业。”陆启洲说:“然而,面对‘市场煤’和‘计划电’的体制性困局,我们必须调整自身产业结构,加大对一次能源投资的比重,进入上游煤炭行业,以增强自身的抗风险能力。”他说,中电投今年要实现火电全年扭亏的难度很大,得靠其他板块的盈利把火电板块的亏损冲掉一部分,让整个集团扭亏为盈。

在可以预见的时间内,电煤价格高企的状况很难改变,甚至还有可能恶化。陆启洲说:“因此,发电企业必须向上游煤炭资源领域延伸,要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上。中电投将不在没有煤炭资源保障的地方再上火电厂。”

“淮沪模式只是中电投进入煤炭行业的一个案例。”陆启洲说,“其实,早在2004年,我们就在霍林河煤矿开始实施煤电一体化战略。通过资源整合和项目开发,建立蒙东大型煤电基地。近几年来,中电投在宁夏、新疆等地都在积极应用这种一体化联营模式,并取得成功。”

据介绍,蒙东煤电是中电投资源优化配置,构建“一体化”产业集群的亮点之一。2008年,在国内煤炭供应趋紧,电煤价格大幅上涨的形势下,蒙东的协同效应愈加明显。原煤产量突破3700万吨,电解铝达到45万吨,完成发电量291亿千瓦时。按照规划,到2015年,蒙东能源产业总规模将达到年产煤一亿吨,铝100万吨,电力装机1400万千瓦,铁路1000公里,港口吞吐量5000万吨。

“在我国目前的能源价格体制下,如果发电企业不占有一定的煤炭资源,风险就太大。”陆启洲举例说,“去年5大发电集团出现全面亏损,主要原因就是煤价涨得太狠。就中电投而言,因为煤价上涨这一项就增加亏损104亿元。”

以电为核心延长产业链

“产业‘一体化’,不等于产业‘多元化’。”陆启洲强调说,“中电投进入煤炭行业,不是因为煤炭赚钱,而是因为在现今能源价格体系没理顺的情况下,要提高电力板块的竞争能力,不搞煤电一体化不行。中电投是发电集团公司,电是核心产业,其他都是围绕电而做的。”

据陆启洲介绍,近年来,中电投在产业结构调整中,除进入“上游”煤炭行业以外,还进一步加大了对“中下游”市场的进军力度,比如加大铁路和港口的投资力度,特别是对铝产业的投资力度。他说,“首先,中电投挥资进军铁路、港口等交通运输领域,是为了实现大范围资源配置、跨区域的煤电联营,打通物流通道,终提高电力核心竞争能力。”陆启洲说,“其次,中电投进入下游投资铝业,是要提高自己对电力下游市场的掌控力,终是为了提高电力的竞争力,并由此形成了一个‘煤电铝路港产业一体化’链条。”

据了解,中电投的煤电铝联营主要集中在蒙东地区。用低热值的煤炭发电,搞铝业,通过打造和延伸“低热值煤-坑口电厂-电解铝”产业链,实现就地转化。一方面,发电成本下来了,资源得到有效利用,不浪费。另一方面,发电设备的利用小时也上去了。中电投搞电解铝基于“连锁生产”,终提高了电煤核心产业的竞争能力。

在调整电源结构的同时,中电投也继续加快步伐调整产业结构。主要是加大对一次能源投资的比重。陆启洲说:“如果发电企业不占有一定的煤炭资源风险太大,也很难改变煤电不对等的市场地位。”另外,继续增加铁路和港口的投资,形成自有物流通道,这也是为了做到更大范围的煤电联营。

陆启洲表示,调结构是难的事情,而且要付出相当的时间和成本,但不应该看一时得失。通过调整产业结构,实施“电为核心,煤为基础,产业一体化协同发展”的战略,适度延伸了企业的产业链,不仅可有效防范、规避、化解单一产业结构在市场环境中可能面临的风险,而且是企业长期、健康、可持续发展的必然选择。

关键词:

煤电一体化

,中电投集团

玻璃钢管道
幕墙铝单板
重庆企业培训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