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体育

惊雷启蒙

2018-11-02 13:14:36

惊雷启蒙

我从小怕打雷。天边推磨似的春雷,不怕;疾驰的火车一般轰隆隆远去的闷雷,不怕;童谣中“风来了,雨来了,霹雳打着鼓来了”那种打鼓似的喜雷,更不怕。我怕的是突然在头顶哗啦啦劈下炸开,像砸倒了一面玻璃幕墙的落地惊雷,让人心胆俱裂魂飞魄散,真叫可怕。

小时候,每当乌云压顶,蛇

母亲问我,吃饭掉饭粒没有?我摇摇头。碗里剩饭没有?我摇摇头。欺侮妹妹没有?我依然愣愣地摇头。我问,孔庙的老树被雷劈烧了一半,老树也犯坏吗?母亲说,那树太老了,太老了就会成精犯怪。从那时起,我朦胧地懂得,雷是上天专门惩治犯错的恶人的。但却也养成个习惯,每当雷声隆隆,我就会暗暗检讨自己,近做过什么错事坏事没有。

上学以后,知道了电闪雷鸣是自然现象。因为光速比音速更快,才会先看到闪电,后听到雷声。但是,依然不明白,应该是先行的闪电电死人烧焦人,却为什么人们总说是雷劈死人呢?这个疑问一直在我心里藏了很久。

那年下放农村,也是雷雨天气,年轻的房东忽然问我,你见过雷么?我说打雷谁没有见过。他连连摇头,强调,雷你见过么?我摇头。他得意地说他见过。我奇怪了,雷是有声无形的,怎么可能见到,我不相信。

于是他告诉我,那年,一个黑夜,突然一声炸雷将他和他弟弟惊醒,睁眼一看,屋子里白昼一般通明。向窗外一望,他惊呆了,屋外场院老榆树下高高的草垛忽然变得白炽透明,像水晶一样。只见草垛里有一个火球在转,越转越大,越转越大,突然一声轰响,巨大的火球猛地向屋里撞来,将他们兄弟俩从床上掀到地下,屋里许多东西均被震落……仿佛听神话一般,我笑了。他神情严肃地说,不骗你,真的。我开始认真起来,问他场院里有什么传电的东西?他说除了屋檐口一根晒衣服的铁丝拴到大树上,什么东西都没有。这就对了,我说准是铁丝传的电,你们没有被伤着,算是万幸。

现在,我们当然不会相信打雷是上天惩罚人。不过,今天想来,儿时母亲说打雷专劈坏人的启蒙教导,对我后来的成长还是十分有益的。她教我如何做人,如何从善如流,不要以为偷偷做坏事无人知晓——头顶三尺有神明。俗话说:“人在做,天在看。”不必笑话此说荒诞,这至少对人心理上是个无形却有力的约束。我怕打雷,却条件反射养成一种自律意识,不能不说是无意中的幸运。

粉碎型格栅
付费外贸
砂浆喷涂机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